2015年秋冬季读的文章

《互联网带来金融脱媒吗》  陈志武  2016-1-25

对此文章有不同意见。

作者意见1:金融涉及跨期价值交换,所以需要比普通现货交易更强的契约执行架构,才能保证交易顺利进行(到这是同意的)。所以(注意,开始了),只有存在信誉很强的信用中介,才能汇聚无数陌生投资人的资金,促成投资。

我的意见1:

(1)跨期交易能否顺利进行,主要取决于借款方,这是借贷交易风险的核心,而不是投资方。

(2)对于借款方,借贷交易风险的核心,是其能否有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。对于还款能力,一个信用中介无法影响。你难道能比房企更会卖房,让开发商早日还钱么?但其可以识别,比如预判5年后房地产下行,对此行业的借款企业说不。对于还款意愿,中介也顶多通过媒体等商业手段做一些惩戒。而且其效力远远弱于法律机构。所以,一个信用中介,顶多有一个识别风险的作用,基本无法从本质上改变借款方的风险。

(3)作者的结论可能是正确的,金融市场催生出的信用中介,有其价值。但这个价值的核心不是信用增强后能汇聚资金,而是其有一定的风险鉴别能力,其挑选的借款方更优质。

作者意见2:在互联网平台上投资,见不到借款方,也见不到金融中介方,加之互联网平台上一般是投资很多个借款人,所以,“互联网大大增加了金融交易的信息不对称,为欺诈提供了更多便利,而不是相反”

我的意见2:那没用互联网的时候,不也都见不着不是么?顶多见个理财顾问,好茶好酒招待着,说的还都是项目的好话,这和在互联网上了解项目信息有什么本质的不同?而且,互联网手段是一种比传统方式更高效,成本更低的了解信息的手段。

另外,信用中介角色是个双刃剑,即可能促进金融市场,也可能因为道德风险等因素而毁坏金融市场。没有互联网的时候,信息的传递、甄别比较低效,所以出现了中介(我猜这应该先出现信息中介,后来进化为信用中介)。现在有了互联网,我也同意中介这个角色不会马上消失,但会一定程度弱化。

《什么是真正的执行力》   姜汝祥  2008-3-7

今天(2016-1-30)整理旧笔记,把这篇文章翻出来。

“……领导力强调的是,权力源于下属自愿的跟从。所以,领导者的权力是自下而上的,你的员工认同你多少?你权力就有多大!——你想要更大的权力吗?那就请你提供更多的服务。

……我们非常愿意服从你,但前提是,请你尊重我们每个人生命成长的尊严,请你以生命成长的名义,给我们一个服从的理由!我想,这才是真正的执行。 ”

 

《给孩子读什么书》    ——《黑板上的经济学》梁小民

一个人成就的高度,是由其理想限定的。孩子理想若从小限定在盈利,金钱上,那其人生高度也就被限制住了。孩子理想和成就的关系,大概就是“取乎其上,得乎其中;取乎其中,得乎其下;取乎其下,则无所得矣”(孔子)

摘录:

“孩子还需要一个相对平静的环境,这里应该有的不是市场经济的金钱至上,物欲横流,而是一种理想主义的气氛。……孩子还不应该太务实,像个小大人似的,而应该富于幻想……他们在成人之后的创造性思维正来自于这种童年时的幻想。……我不愿意看到《富爸爸,穷爸爸》之类充满铜臭和错误观念的数腐蚀孩子幼小的心灵”

《从WiMAX看自主创新》  奥卡姆剃刀  2016-1-22

《蜜芽:不仅仅是线上电商》  孙伟  2016-1-7

整理一下作者对母婴电商行业的分析模式

1. 创始人对行业供应链熟悉,从不烧钱,做淘宝就是全网第一

2. 融资节奏好

3. 在2的基础上,更优化了供应链,有更多利润空间和别人打

4. “用标品去赚钱”并不合理,因为容易比价(京东,小米也都用这招,好好想一下)

5. 线下服务竞争是非标的,没有线上那么激烈。

6. 你的所有战略都要回答好这个问题:我3年后的蛋糕在哪里?

 

《父亲的“66号公路”》  叶伟民  2016-1-6

“当然我并不同意将互联网思维一踩到底,它无疑是先进生产力的方向。同时,我们也不得不承认,这是中国式的产物,更曾阶段性地幻化成障眼法,让朴素的道理变得扭捏和曲解。”

发表评论?

0 条评论。

发表评论


*


注意 - 你可以用以下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